YOURART藝游網>藝文情報>展覽>新媒體藝術

好康優惠

2024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活動介紹

 高磊.WINDOWSKY   Gao Lei.WINDOWSKY

高磊.WINDOWSKY Gao Lei.WINDOWSKY

時間:2014/09/06 - 2014/11/02 《活動已結束》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一樓主展廳(臺北市長安西路39號)

單位:台北當代藝術館 《更多相關活動》

費用: 新台幣50元,NTD 50

官網:http://www.mocataipei.org.tw/index.php/2012-01-12-03-36-46/upcoming-exhibitions/1221-windowsky

高磊,一九八O年出生在中國長沙,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數碼媒體系。在創作的表達上,高 磊將色彩和情緒一併抽離,而專注於利用日常物件的相容與共構的方式,來轉譯或表述個人的心念。在抽離一些日常物件既有的功能屬性之同時,高磊的作品先是凸 顯了物自身冷酷、詼諧、低歛且極盡乾淨的性格,然後在它們之間重建了一種介於秩序與混亂的對衝關係。他的作品,看似沒有過度昂揚的情緒或強調視覺撞擊的效 果,但在仔細閱讀之後,卻不難體會潛藏其中的種種尖銳對峙。

高磊通過生活上的遭遇和自我成長的經驗,將內在紊亂的情緒衝撞,轉化「摺疊」成一種前 所未見、異常整齊的畫面空間,以此進行自我檢視和對外陳述。也因此,高磊在其創作中所表達及申論的空間,本質上與傳統繪畫的視覺性空間有很明顯的「心理 性」差異。舉例來看,高磊所營造或建構的空間,不僅都具有封閉性格,甚至令人有一種深陷其中且被窺伺的感受。在這當下,高磊始終揉雜了一種對日常慣性的抵 制,以及對未來趨勢的疑惑,他藉由描繪各類異化的事物,一方面突顯了高速發展的社會所造成的扭曲、失衡與分裂,另一方面也為觀者提示了重新審視與測量我們 與世界固有邊界的不同標準。

此次展覽的標題【WINDOWSKY】,源自高磊為台北當代藝術館量身創作的全新戶外 裝置,而這又與他二OO七年最早期的一張攝影作品〈Building No.35-103#〉遙遙相關。高磊試圖通過前後期作品的關聯和轉化,探討在不斷更新或升級的社會系統模式中,權力本身是如何地改變,並透過技術和媒 介,以各種令人毫不自覺的手法,入侵滲透到社會的各個層面。這種佔領的策略是溫和、廣泛、隱密而持久的,我們的身體與思想也就在不知不覺中,在這種所謂 「系統升級」的過程裡,逐漸淪陷為各種形式權力的領地。

Gao Lei was born in 1980 in Changsha, China. He graduated from the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CAFA) with a degree in Digital Media. Withdrawing colors and emotions from the works, he puts focus on the compatibility and co-figuration among the daily objects, in an attempt to translate and express what he actually has in mind. Through the removal of functional properties of daily objects, Gao highlights their genuine property of the coldness, cleverness, convergence and extreme simplicity. He then further rebuilds the conflicting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order and chaos resulting from the objects. His creations do not seem to reveal excessive emotions and exaggerating visual impacts; however, with careful contemplation, it is hard not to notice the sharp confrontations hidden in them.

Using what he has encountered and the personal growth he has experienced, Gao transforms and ‘folds’ the intrinsic and disordered emotional impact into an unprecedented and unusual neat space, where he undergoes the internal retrospection and makes external statement. There is an obvious and essential ‘psychological’ difference between the exposition space he creates and the visual space in traditional painting. For example, the spaces he creates all possess a conservative character, which casts a spell that traps viewers’ attention and then brings up the extraordinary feeling of being spied on. Gao is used to introducing a strong resistance to daily routines and doubts about future trends. With his depiction of all kinds of distinctive objects and events, on the one hand, he highlights the distortions, imbalance, and division caused by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the society; on the other hand, he prompts the viewers to reexamine and evaluate the different standards applied among us and the world.

WINDOWSKY originates from Gao’s new outdoor installation tailored to 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Taipei. This is closely related to one of his earliest photography works in 2007, Building No. 35-103#. Through the connection and transformation of his previous and current works, Gao tries to explore the gradual changes in power and how it adapts itself in the social system with constant updates and renewal. Moreover, the creation also reflects that through technology and media, power intrudes and penetrates into society of all levels submissively and inoffensively. This occupation strategy is moderate, extensive, secretive and long-lasting. With this so-called “system upgrade” process, our body and thoughts have been trapped unknowingly little by little in the territory of various forms of power.
 

廣場 plaza

 

〈WINDOWSKY〉

不鏽鋼、布料

1200 x 300 x 300公分

2014年

 

Stainless Steel, Fabric

1200 x 300 x 300 cm

2014

電腦開機後,最先出現在螢幕上的微軟WINDOWS標誌,本意是視窗,象徵人們可以坐在 家中,透過電腦螢幕看到窗外的整個世界,後來視窗被發展成曲線的造型,並因而轉化出四色旗幟飄揚的另一意象。高磊有意將這個大家又已經習以為常的符號標 誌,以藝術的觀點重加演繹,進而發展成可重新解讀和玩味的一種公眾藝術。此次在當代館廣場展出的〈WINDOWSKY〉,高磊把虛擬漂浮在螢幕視窗中的四 色旗幟,分解再構為存在於真實空間中,由四支旗桿撐起的四面旗幟,它們各自獨立招搖,卻又聯合圍成了一個指向無限蒼穹的,全新的天井和立體的視窗。於此, 藝術家藉由將制式符號解構和重構,演示了唯有從現實大系統的宰制中跳脫,讓個體元素重獲自由之後,一種新的連結機制和不同向度的運作系統,才可能從中產 生。從視窗轉換到旗幟,再從旗幟回轉到視窗,這種「迴圈」的機制,可視為當代文化除了在既有系統中改版升級之外,也不妨迂迴轉進或重起爐灶的一種寓言。

 

入口形象區 Entrance Hall

 

〈M-275〉

鋁、鐵鍊、銅製手把

330 x 120 x 180公分

2012年

 

Aluminum, Iron Chain, Cooper Handle

330 x 120 x 180 cm

2012

〈M-275〉是由上而下,包括一個三角錐體、一隻長頸鹿的四條腿、一個鐵柵籠子、一把 手搖桿和一串鐵鍊的共構和組合,在這個大型的雕塑裝置中,所有的元素物件都是一般人所熟悉而可以輕易指認的,但是它們之間的結構組成、關係狀態和連結意 義,經藝術家重新構設和編導之後,所有已知的現實都變成了眼前無法立即理解的另一種超現實。

在此裝置中,藝術家將現實物象進行局部的抽離與符號的置換,讓不同體系的個體,因命運的 鎖鏈或權力的捆綁,而形成一個新的生命共同體,而這些處於封閉禁錮狀態的個別主體,也弔詭地好像集結形成了一種新的權力母體,並試圖掌控從自身繁衍/生產 而出的一切。高磊在這件作品裡既塑造與建構權力,也試圖消解權力,透過這種迴圈概念的又一次藝術表達,讓各種隱形的宰制性權力浮現在我們眼前,迫使觀者去 檢視其中的必然與矛盾、解讀其中的雜音與奧義。

 

105展間  R105

 

〈T-3217〉

不鏽鋼水管、青銅、銅、不鏽鋼、鋁

尺寸因場地而異

2012年

 

Stainless Steel Water Pipes, Bronze, Copper, Stainless Steel and Aluminum Pelvis Sculpture

Dimensions Variable

2012

105同時展出的〈T-3217〉包含兩組作品,其中一組仿似鞦韆的立體裝置,以懸吊的 方式、真實的尺寸和金屬翻鑄的雕塑,依序呈現了女性骨盆從順產到難產的四種類型(女型、扁平型、類人猿型、男型)。另一組裝置作品,結合了中國婦女骨盆研 究調查的專書、書頁內容、以及兒童和骨盆雕塑的複合影像。這兩組作品以冷肅的方式關聯了科學的一般事實和高磊個人獨特的生身經歷,隱約也傳達了創作者在命 運的注定和生命的偶然之間,不知何者為真、何以為賴的困頓之情。

高磊自言:「骨盆是人來到世界必須經歷的第一個通道與關卡。母親在生我的時候遭遇難產,最終我是靠著醫學『技術』,以剖腹的生產方式。如果是在古代,我可能會被視為剋母敗家、命運不祥的小孩,並因此也不被祝福。每想到此,我就不免會對自己存在的必然性感到質疑…」。

有感於此,高磊創作了〈T-3217〉這件冷靜而具情感張力的作品,一方面承認人類以自然方式從事各種活動時,必須面對某些未知、無法控制的危險;另一方面也點出了,當人類應用人為手段來解決自然危機時,可能也會陷入本身因知識的盲點或技術的偏差,所引發的新危機。

 

 

〈3 AUG 2043〉、〈15 JUN 2044〉、〈19 NOV 2041〉

玩具士兵、現成物垃圾桶

30 x 40 x 55公分

2012

Soldier Toy, Ready-made Trash Can

30 x 40 x 55 cm

2012

 

圓珠筆、現成物塑膠椅

40 x 40公分

2012年

Ball Point Pen Drawing, Ready-made Plastic Chair

40 x 40 cm

2012

這一組作品的創作靈感,源自德國媒體的一篇報導,講述了有位名叫厄文‧考沃克的68歲德 國老人,近30年來他一直從事某項具使命感的工作,就是每當政府修路挖掘到二戰無名士兵遺骸時,負責設法鑑認出各個死者的國籍和身份,然後將他們重新安魂 入殮。透過這組創作,高磊為那些依舊長眠地下尚未被人發掘安魂的眾多戰士們,創作的墓室和墓碑---他把塑膠玩具兵擺放在量販的塑膠桶中,讓我們窺視了兵 士在不同的空間環境中,持槍搜索前進的各種姿態身影;同時將塑膠板凳椅面模擬成紀念碑,在上面用精細的手工繪製了這些士兵生前戒慎恐懼的形象。在此,藝術 家透過日常生活物件來投射深刻的情感並轉化沉重的議題,或多或少也提示著我們,一些本來被我們輕忽的人、事、物,其實更足以引動新的生命觀點。

 

 

105旁機房

 

〈源〉

蓮蓬頭、電視天線、磚瓦、收音機

尺寸因場地而異

2008年

 

ReSource

Hand Shower, Television Antenna, Tiles, Radio

Dimensions Varible

2008

此作品對日常的淋浴設施進行了視覺與聲音的轉換。作品上半部分蓮蓬頭處的水流,是可伸縮 的金屬天線;下半部分白色浴盆底下的出水孔,則設有聲音裝置,從浴盆的下水口處發出的,是收音機接收不到信號時,本身產生的雜音,在此模擬替代了水流排出 的聲響。整件作品暗示了人類的自然天性,在社會系統的灌溉培育下,逐漸消隱,甚至對各種外在的系統,產生了不自覺的依附與趨從。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淋浴的 蓮蓬頭所流灑出來的不是水花而是天線,這似乎也意味著充斥於現代生活環境中的資訊洪流,它正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來入侵每個人、影響每個人。生命,到底是 在「使用」資訊或是被資訊「所使用」呢?透過這件冷靜而有點嘲諷的裝置作品,高磊提出了他對於當代生活文化的觀察與省思。

 

中樓梯Centaral Stairway

〈建築物NO.35—103#〉

燈箱

直徑150公分

2007年

 

Building No.35103#

Lighting Box

Diameter 150 cm

2007

 

高磊大學唸的是數位新媒體,這是他早期的創作攝影〈建築物NO.35〉系列中,融合了社 會現實、歷史典故與藝術想像的一張代表作。35號樓位於北京市王府井的胡同區,是棟超過百年歷史的老建築。最初是19世紀末的法國傳教士宿舍,也曾做軍隊 駐紮之用,經歷過文革破壞後,又輾轉變成公家單位的職工宿舍。樓房數度易主,直到最後一戶釘子戶不願搬走,於是在 2006年的一場火災,暴露了樓房被封包多年的原始構造,和原先的巴洛克裝飾風格。高磊透過魚眼鏡頭的圓形畫面,讓觀者一眼看遍整個室內的空間和情境,在 廢墟場域中各自掃描拼湊某種歷史想像和文化記憶。在這歷史空間的盡頭,高磊以移花接木手法,將窗外的老街場景置換成一片從網路上下載的大海。

 

106展間 R106Hallway

 

〈A-102〉

燈箱、噴塑鐵盒

30 x 30 x 40公分

2009年

 

Lightbox, Iron Box

30 x 30 x 40cm

2009

高磊的作品常藉由自然生物和文明事物的共構,來隱喻生存的處境,或探討生命的意義。作品 〈A-102〉是他先後透過繪畫、攝影和裝置等不同媒材和形式,來演繹同一藝術概念的系列創作,此處展出的版本,即是其中以影像結合燈箱和鐵盒子的迷你裝 置。此作每次只容一人觀賞,透過鐵盒子前方的孔洞,可窺視到高磊導演,由一頭長頸鹿和一隻花豹聯合演出的箱中默劇。一眼看進去,關在鐵籠裡的花豹正用兩眼 瞪著觀者,四條腿和豹籠環環相扣的長頸鹿,則是把頭伸到窗外,好像牠也看到了什麼。類此,高磊在這個作品中,依序引出了箱子、籠子、房子等空間和情境,同 時構設了窺視、凝視、探視等不同的觀看機制,讓觀者的視野和想像由小而大逐步擴張。

 

 

106展間  R106

 

〈ROOM-106〉

鋁、不鏽鋼、黃銅、紅銅

尺寸因場地而異

2014年

 

Aluminium, Stainless Steel, Brass, Copper

Dimensions Variable

2014

此作以〈ROOM-106〉為名,實際也是高磊針對當代館106展室的空間格局和動線而 發想創作的一件空間裝置新作。前一作品〈A-102〉中困臥在鐵籠裡的花豹,此刻以鑄鋁雕塑造形和走獸姿態,出現在展場的半空中;這隻身無任何花紋、口中 叼著平衡桿、閉目行走在鋼索上的灰豹,好似正在表演驚險特技,又彷彿渺無自覺的夢遊者一般…,這隻動物演員,身處於不同符號系統所形構的十字路口:前後是 成為射擊標的的兩個標靶、左右是指涉權力陣營的兩面旗幟、遠端是意味不同聲音號令的麥克風,本應可以自我主導的四肢,在不上不下、左右為難、前後難繼的處 境下。高磊為本展的觀眾,全新構設了一個相當耐人觀想,足以引發不同閱讀和詮釋的情境劇場。

 

 

107展間  R107

 

〈Z-772〉

鋁盆、高壓水槍、注射器

90 x 90 x 60公分

2013年

 

Aluminum Pots, Water Cannon, Syringe

90 x 90 x 60 cm

2013

〈U-91〉、〈Z-01〉、〈N-31〉

〈U-91〉                             

油畫、複合媒材

240 x 180公分

2013年

Mixed Media on Canvas   

240 x 180 cm

2013

 

〈Z-01〉

油畫、複合媒材

195 x 290公分

2014年

Mixed Media on Canvas

195 x 290 cm

2014

 

〈N-31〉

油畫、複合媒材

180 x 240公分

2014年

Mixed Media on Canvas

180 x 240 cm

2014

 

107展室共有四件高磊新作,包括一件壁面裝置,以及三張平面畫作,四者各自有不同的形 態、組成元素和質感表現,唯一相互呼應的是,都描塑了一個孤立的造型體,都有一個將底層/內部的能量指向天空或導向外頭的針尖、峰頂或高塔。其中的〈Z- 772〉壁面裝置,由1980年代中國一般家庭日用的洗浴鋁盆、消防的高壓水槍,以及醫療用玻璃注射器等所構成;這三種現成物的使用,隱約指涉了從底層到 頂層的社會階級結構,看來很像通天高塔的符號造型,它的外觀兼具進攻與防守的雙重特性,同時內部也構成某種典型的矛盾綜合體。

同室展出的三幅畫,是以山峰為中心符號的三種變奏,包括:沉浸在密室水池中的塔山;矗立 在充氣床上、與人類呼吸連成一氣的雪山;以及孤立在獨角獸旋轉台上方,似乎正在冒出熔岩的火山。雖然這三幅畫的質地表現都很清晰明確,但它們的內容意涵其 實充滿謎意,因而大可以被當作一種視覺的寓言,或符號的默劇來欣賞、閱讀和詮釋。以〈U-91〉為例,這裡有凸出水面,一枝獨秀的山峰,以及倒懸在水下, 同樣有著九層寶塔的另外五座山,它們構成了一個整體,但是水上水下之間,明顯存在著個體/群體、凸出/潛藏、上升/沉淪、台面/支架…等對照的情境及對峙 的意涵。

 

107108走廊  R107108 Hallway

 

〈紅—灰〉

不織布地毯、不銹鋼、旗桿、公車吊環

尺寸因場地而異

2014年

 

Red-Gray

Carpet, Stainless Steel, Flagpole, Bus Strap,

Dimensions Variable

2014

這件空間裝置,位於107、108展間外頭的走廊,作品元素包括鋪在地面的紅、灰兩色地毯,一根水平懸吊在走道上方的雙頭金屬旗桿,對稱地垂掛在旗桿兩端,與地毯的顏色和材質完全相同的兩面大旗,以及十數根平均分布在兩面旗幟之間,常見於大眾交通工具的懸吊式拉環。

這件作品巧妙結合日常物件和當代館一樓走道空間,營造出一個令人既熟悉又懸疑的視覺空間 和體驗場域。高磊擅長擷取生活裡熟悉的物件,來隱喻現代人對某些系統或系統化事物的心理依賴,以及系統用於控制、滿足或應付個人需求的各種機制。觀眾在兩 色地毯和兩面旗幟所形成的兩個空間場域,遇見的其實只是視覺現象的變換而沒有本質上的差異,但人們卻以為已經徹底轉換了系統,而產生了新的心理依附。再以 旗杆所串聯在一起的吊環為例,在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時候,它是所有穩定乘客身體的設施中,最不牢靠的一種,但在乘客滿多的情況下,卻是最經濟實用、唯一人 人伸手可及的系統設施和自保材料,它也象徵了透過一種簡單的工具模組,提供大眾心理安全感的社會機制。

 

108展間  R108

 

〈L-01〉、〈R-01〉

IKEA桌面、水龍頭、皮草衣領、電插座、警用甩棍

60 x 128公分,共2件

2013

IKEA Table, Faucet, Leather Jacket Collar, Socket, A Brush for Household Purposes

60 x 128 cm (x2)

2013

 

〈J-712〉、〈N-11〉

〈J-712〉

鐵架、壓克力盒、消防栓、消防水槍、注射器

170 x 100 x 50 公分

2012年

Iron Metal Frame, Acrylic Box, Fire Hydrant, Fire Hose Nozzles, Syringe

170 x 100 x 50 cm

2012

 

〈N-11〉

鐵架、壓克力盒、不鏽鋼管、鏍桿、研磨器

175 x 117 x 50 公分

2012年

Iron Metal Frame, Acrylic Box, Stainless Steel Pipe, Screw Rod, Grinder

175 x 117 x 50 cm

2012

 

〈A-330〉

畫布、複合媒材

195 x 360公分

2014年

Mixed Media on Canvas

195 x 360 cm

2014

 

108展室五件作品,可以分成三個群組進行對照閱讀。第一組是〈L-01〉和〈R- 01〉這兩幅作品,藝術家在量販的橙藍雙色桌面上,分別構設了水龍頭與皮草衣領、電插座和警用甩棍這兩組現成物,進而在這兩幅畫之間,製造一種關連類比和 對照排比的視覺戲碼。在這些現成物的組構遊戲中,物件的原始樣貌並未改變,卻因存在場域和對應物件而催生新的文本,以及新的閱讀情境。

第二組的〈J-712〉和〈N-11〉,分別是高壓水槍和絞肉機這兩種機械裝置的變體組 合。高磊採取完全對稱的形式手法,以醫療注射器讓兩管高壓水槍密接連合,同時形成一個針鋒相對的語境;或者,用金屬鏍桿將相同的兩部絞肉機串聯,寫照了命 運一體卻自我角力的矛盾。高磊擅長利用對稱與封閉的構成方式,營造一種表面安靜、冷酷,內部卻蘊藏著極度張力或破壞能量的物質劇場。

第三組是〈A-330〉這張複合應用了油畫顏料和門窗紗網的平面作品。圖像內容是一架現 實中不可能存在的飛機。在藝術家筆下,扁平的畫布幻化成了有五面格子牆的立體空間,停在這個空間中的一部大飛機,機身扁平地沿著牆面展開甚至跟著牆面轉 折,但它的樓梯、機翼和尾翼卻又很立體化地伸出牆面,並在地面留下陰影,除了利用平面圖像和虛擬空間來引發這種活生生的錯覺,高磊用來拼貼成飛機形象的紗 窗網,在近距離觀賞畫面時,也因為產生了像素化的效果而自我解構,甚至伴隨一種視覺交錯的幻象。

 

 

1F西側樓梯間 West Wing Stairway

 

〈J〉

青銅、傘柄

130 x 50 x 15公分

2014年

 

Bronze, Umbrella Stick

130 x 50 x15 cm

2014

  這件裝置使用了並置的方法,透過自然物與人工物的嫁接合併,完成了一件象徵野性被文明所馴服的標本。三隻傘柄刺入牛隻心臟的驚人意象,讓人聯想到盛行於西 班牙、葡萄牙以及拉丁美洲的鬥牛運動,藝術家特意以人類用來遮陽擋雨的傘柄取代鬥牛士專用的利劍,似乎有護生物被錯用於殺生的一種指涉意義和批判意涵。

 

〈系統—安全模式〉

此次展出,高磊針對展場入口處狹長的廊道空間構思,以黑色金屬鋸片與螺釘為材料,在壁面 上構建出一個秩序井然的網格系統。具有切割破壞力的眾多鋸片,相互聯合、相互制約,看似危險,卻又十分穩定。在這種結構模式中,個體既是構建龐大系統的最 小單位,卻也是被整體所牽制,被完全約束的對象。


 

放入藝文行事曆 藝文專區
您可能會喜歡的類似的訊息
2024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2024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時間: 2024/04/26 ~2024/04/28

【2024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貴賓預展:2024. 4.25 18:00~21:00 (限VIP貴賓) 展覽日期:...

2024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開啟「異次元」奇幻創意門

2024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開啟「異次元」奇幻創意門

時間: 2024/04/25 ~2024/04/28

2024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開啟「異次元」奇幻創意門 第14屆台北新藝術博覽會(Art Revolution Taipei...



TOP